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服務熱線:400-811-9908    操作指南
首頁>正文

大類招生培養并非改革終點

“大類招生”,即高校不再以單一專業而是以一個大的、學科相近的門類招收本科新生。新生入學后,不少學校還采取“大類培養”,即按大類先對學生進行一段時間的通識教育,之后再分流,學生按照志愿進入所屬門類下的相關專業學習。

相關改革可以追溯到2001年北京大學的“元培計劃”,真正在全國知名大學鋪開是在2017年,隨后一些高校還在陸續跟進。

大類招生、大類培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專業壁壘,賦予學生更多的自主性、選擇性,可以增進學生對于專業的了解。同時,一定程度的通識教育還可以幫助學生打下牢固的基礎,建立多元的興趣??梢哉f,大類招生帶來的一系列改革成效顯著,可視為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的重大進步。

那么,可否就此認為大類招生、大類培養是改革的“風向標”乃至最終目標呢?

當下,經過幾年實踐,教育工作者們逐漸發現,大類招生、大類培養存在一些難以回避的問題,值得進一步關注并探究解決方案。

比如,所謂“大類”一般由多個學院組成,通常是拼盤式的組合,組織上并非真正的融合性機構,專業上只是學科相近也并無必然聯系。一些學科的學科基礎很不一樣,與其他專業勉強歸為一類,缺乏科學依據。各學院、專業之間要協調起來,困難重重。

又比如,一些高校將冷門專業與熱門專業搭配在一起,定位成一個“大類”捆綁招生。到校之后,學生一旦未能如愿進入熱門專業,很可能倍感失望,以致回望招生規則,產生疑問:難道大類招生就是為了給冷門專業打包銷售?據媒體報道,由于這種搭配模式,一所著名大學在招生中遭遇“滑鐵盧”,在多個省份招生爆冷,不但分數線下降嚴重,甚至還出現斷檔現象。

之所以將冷熱門專業搭配成“大類”,高校也有“難言之隱”,因為即便是頂尖高校,有強勢專業、優勢專業與特色專業,也有相對弱勢的專業、冷門專業。前者,學生紛至沓來;后者,則大都非學生首選。一個專業招不到好的學生,未來發展就會走下坡路,甚至越來越弱。高校希望強勢專業能帶動弱勢專業,于是利用大類招生的規則對冷熱門專業實行捆綁招生。只是如此一來,“大類”就變成了“雜類”。有些高校為了照顧某些專業,還將大類拆分開來變得越來越小、門類越來越多,實際上又開了倒車。

由此,學生后續的專業選擇與分流也會出現困難:一是專業的冷熱度久已有之,如何協調,全靠學院規定與學生選擇;二是各學院會從各自學科與專業利益出發去制定進人與選人的門檻,名額有限;三是學生看似可以自愿選擇專業,但在熱門專業激烈的競爭面前,除了用成績說話,個人志愿無從體現。

上述現象背后反映的是更深層次的問題??傮w來說,盡管大類招生、大類培養改革的初衷在于打破專業教育的禁錮,但從實際操作來看,大類還是以專業為集合體所組成的專業群,難免受限于專業集群的各自為戰與本位主義。各專業都難免會強調各自的重要性,學生也會不由自主地在各專業間流連、比較,并有可能早早就確定了自己的選擇,不利于通識教育的開展。而通識教育要解決的根本問題是思想與認識問題,是有關人生的問題,也是有關人生的選擇問題,目的是拓展學生的思維與視野。對這些問題認識的加深,絕對有助于學生未來的專業選擇。

因此,大類招生、大類培養也只是改革的階段性成果,而非終點,改革的最終目標應當是推動本科教育的徹底變革。必須指出的是,我國的高等教育發展不平衡,各高校所選擇的發展類型也不一樣,通識教育作為一種教育理念,并不完全適用于應用型高校和職業院校,上述推斷僅限于研究型高校而言。

專業教育是由學院負責來完成的,而通識教育則需要全校統籌統管、政策制度配套、課程完備足量、教師意識通透才能真正得以貫徹執行,兩者之間協調不好,兩者都會受到掣肘。在我看來,當研究型高校的改革到了一定階段,條件允許的時候,應當逐步放開大類招生,實行書院制,并在此基礎上建立本科生院,從制度上為通識教育保駕護航,從而使得本科教育變革更為徹底。當前,國內的一些高校,如復旦大學、武漢大學、北京交通大學、重慶大學等已相繼成立本科生院,旨在統籌本科教育。雖然本科生院制度仍然需要加以研究,也需要在實踐中不斷完善,但相信這一制度一定能在本科人才培養與通識教育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北京國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運維  

京ICP備1003014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502002811號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在线中文字幕亚洲日韩2020